朝陽“第44街道”流調服務隊在緊張工作中。

北京日報訊(記者 朱松梅)白領員工擠出時間幫忙做流調、快遞小哥為封控區配送物資、房產中介在小區門口值守……在朝陽團區委的號召下,已有千名青年加入疫情防控志愿服務隊。

上周四,朝陽共青團成立了“第44街道”流調服務隊。區律協團委免費拿出場地,48小時就搭建起了熱線呼叫平臺,多家企業和高校的年輕人報名成為志愿者。

朝陽區只有43個街道,什么樣的流調單會派給“第44街道”?社區青年匯社工楊潔告訴記者,涉疫重點人群的流調工作,一般會派給居住地或戶口所在地。針對沒有在京住址等特殊情況,會派給“第44街道”流調服務隊。

楊潔曾在區疾控中心當過志愿者,是一名老流調隊員。“流調既需要專業性,又得耐心細致。”她說,隊員們拿到的單子中,有人需居家觀察7天、有人要三天兩檢、有人得原地不動等轉運,情況都不一樣,這就要求志愿者給出的管控口徑必須準確。“很多人的信息不完整,我們要仔細核對、填寫,然后才能準確反饋給社區。”

目前,“第44街道”流調服務隊平均每天要接500個流調單。區律師協會、樂予慈善基金會、藍城兄弟等多家企事業單位派出了志愿者,藍城兄弟公司的員工張廣英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我第一天參與流調就接了57個單,打了至少80個電話,嗓子都冒煙兒了。之后就有了經驗,隨身帶個大水杯,小口小口抿著喝。”張廣英是一名90后,今年春天,朝陽共青團招募采樣志愿者時,她第一時間報名加入。這回參與流調,包括她在內,藍城兄弟周一到周日每天都要派出5位員工。

11月20日,樂予慈善基金會的劉新童剛剛結束居家觀察,來到位于百子灣附近的“第44街道”流調服務隊。經過約半小時培訓,她學會了使用流調小程序,能夠精確表達管控口徑,隨即開始在釘釘群接收流調任務。

流調工作相當辛苦,但劉新童盡力讓自己的語氣更溫暖些,希望快速獲得電話那頭的信賴。“20日我有個單子,對方是一名醫院的護工。我發現這天剛好是他的生日。”劉新童說,她在電話中道出一聲“生日快樂”,希望給這位護工帶來溫暖。

連日來,在朝陽共青團的號召下,已經有千名青年加入志愿者隊伍,除了“第44街道”流調服務隊之外,還有以美團、餓了么騎手為主體的青年保供突擊隊、以鏈家房產經紀人為主體的社區卡口督導服務隊。